jav名优馆app下载官网查询

“还我飞剑!”;r /

;r /

魏岳施展了个“神行术”,纵身一蹿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,狂奔到李炫面前,左手掌心寒芒一吐,一道锋利无比的冰锥直刺李炫腰间。;r /

;r /

“好强!”;r /

;r /

古青兰早就看的傻了。;r /

;r /

魏岳不愧是谷主的亲传弟子,对法诀的理解绝非普通金丹境能及,这一手瞬间捏动法诀的本领太过于惊人。;r /

;r /

可是魏岳的动作落在李炫眼中,却是有些迟钝。;r /

;r /

白衣天使超凶的诺可爱少女十足写真图片

“只有这种实力吗?”;r /

;r /

李炫心中不屑的想着,手臂一甩,将飞剑当成个大号的暗器投掷向魏岳。;r /

;r /

“呼……”飞剑发出破空呼啸声,直刺魏岳的胸口。;r /

;r /

魏岳眼中闪过一丝怒色,着实心疼飞剑。;r /

;r /

他微微侧身,一抄手便把飞剑捞住。;r /

;r /

飞剑入手,魏岳心中稍定,可还不等他缓过气来,耳边已经响起迫近的风声。;r /

;r /

冰锥结结实实的打在李炫的腰间,却丝毫无法阻挡他的爆起。;r /

;r /

等魏岳意识到自己中计,李炫已经冲到近前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魏岳便给一股巨力被抛飞起来,他人在半空中还有些不敢相信李炫的力量怎么如此之大,就像是一柄攻城锤!?古青兰眼看着两人兔起鹊落般的攻守,紧张的喘不过气,尤其是李炫的战斗力颠覆了她对于修士的印象。;r /

;r /

就在古青兰难以理解的时候,李炫不依不饶,他双腿在楼板上猛地一蹬,脚下发出“咔嚓”的碎裂声,楼板被一蹬之力给震裂了。;r /

;r /

李炫双腿灵力灌注,如同一枝箭般的蹿了出去,一瞬间就追上了半空中的魏岳。;r /

;r /

“他要做什么?”;r /

;r /

魏岳人在半空,控制不了身体。;r /

;r /

眼睁睁看到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头顶,不禁双眼圆睁,目光中透出绝望的惊恐。;r /

;r /

“跑我这里装13来了?;r /

;r /

揍你没商量!”;r /

;r /

李炫狞笑一拳狠狠的砸下去。;r /

;r /

“你是钉子爷是锤,你是鱼儿爷是刀……”李炫口中哼着歌。;r /

;r /

左肩和左腿完粉碎的魏岳无力的躺在地上,身都在不停的抽搐。;r /

;r /

如果不是在最后时刻他用左半身挡下李炫的一拳,恐怕就不是废掉一只手臂和一条腿的问题了。;r /

;r /

尽管伤的这么重,魏岳还是有些无法相信他会输给一个修为弱于自己的人,何况对方是用一种碾压的方式取胜,这让他更是觉得羞辱。;r /

;r /

“啪”,李炫的脚毫不客气的踏在了魏岳的脸上,略一用力就听到“咔嚓”的脆响,魏岳的鼻梁骨断掉了。;r /

;r /

“饶了我!”;r /

;r /

魏岳也不是傻瓜,他看得出来对方的狠辣决不逊色于自己。;r /

;r /

“我考虑一下。”;r /

;r /

李炫并不鲁莽,有人欺压到头上自然要反击,可若是真的干掉魏岳,未来的麻烦也不会少。;r /

;r /

那就留他一命?;r /

;r /

恐怕也很麻烦……李炫在杀与不杀之间左右为难起来。;r /

;r /

“阁……阁下饶我一命,我日后不敢有任何怨言,还愿意以重宝赎命!”;r /

;r /

见李炫目光闪烁,魏岳也知道这是他求生的唯一机会了。;r /

;r /

李炫轻哼一声“我没让你说话,就给我闭嘴!”;r /

;r /

魏岳胆寒,再也不敢随便开口,目光中惊恐更浓。;r /

;r /

“重宝……是什么宝贝?;r /

;r /

别想用破烂货蒙我。”;r /

;r /

李炫想了想道。;r /

;r /

杀掉魏岳也好,不杀掉也罢,麻烦都会不断的找上门来,既然如此不如先讹诈些好东西。;r /

;r /

魏岳轻轻松了一口气“阁下是符阵师,一定需要上好的灵笔,在下有一根霓虹金笔,愿意送给阁下。”;r /

;r /

“霓虹金笔!”;r /

;r /

还不等李炫回应,古青兰已是脸色微变,恨不得替李炫答应下来。;r /

;r /

对于符阵师来说,除了灵力控制和结构之外,材料也非常重要。;r /

;r /

上好的灵笔和符纸不但能够节省灵力,还能够最大限度的提升仙符的威力。;r /

;r /

霓虹金笔是一种三品灵笔,比起李炫之前使用的血纹石灵笔高级出许多倍。;r /

;r /

李炫当然也清楚一根好灵笔的重要性,他咂吧下嘴缓缓道“一根灵笔就想赎命,你也未免太不把自己当人看了。”;r /

;r /

感觉到李炫目光中的阴冷,魏岳不禁打个哆嗦,他带着哭腔问道“阁下还想要什么,只要在下能够负担,一定照办!”;r /

;r /

李炫笑了笑“我不相信你的话,我只相信自己。;r /

;r /

你听说过……生死符吗?”;r /

;r /

“嗯?”;r /

;r /

几秒钟之后,细雨楼里响起魏岳生不如死的惨叫声。;r /

;r /

……细雨楼又恢复了平静。;r /

;r /

古青兰偷眼看着李炫,心中竟然有些战栗。;r /

;r /

“绝对不能招惹他。”;r /

;r /

这是古青兰告诫自己的,她本来就有这种念头,看到魏岳凄惨的下场之后,这个念头就越发的坚定了。;r /

;r /

魏岳到底还是保住了命,也不知道李炫凭什么那样有信心,竟然将他放走了。;r /

;r /

只是一想到魏岳那粉碎性骨折的肩膀和腿,还有刚刚痛痒的满地打滚的惨状,古青兰还是有一种战栗的感觉。;r /

;r /

“放心吧,他不会再来找旧雨楼的麻烦了。”;r /

;r /

李炫胸有成竹的道。;r /

;r /

古青兰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,苦涩一笑道“他要是再来一次,这楼就要塌了。”;r /

;r /

李炫搔搔头“其实你们三个女人想要撑起这片摊子很不容易。;r /

;r /

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希望你们能够勤加修炼,争取早日进入元婴境,这样至少能有自保之力。”;r /

;r /

古青兰轻叹一声“元婴境哪有那么容易,幽然界这么多修士,哪一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成为元婴强者,可没有一两百年的苦修哪里能够。;r /

;r /

那还得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,还有海量的资源支撑,才有可能。”;r /

;r /

李炫眨眨眼睛,深沉的想了想,古青兰以为他又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。;r /

;r /
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干脆你们几个好好做生意吧。;r /

;r /

只要我在黑云谷一天,就罩着你们旧雨楼了。”;r /

;r /

李炫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来。;r /

;r /

古青兰呆住了,李炫见她表情不对,笑道“你不愿意?”;r /

;r /

“怎么可能不愿意!”;r /

;r /

古青兰笑颜如花的道,“有李道友保护细雨楼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;r /

;r /

“只怕你到时候还嫌麻烦太多呢。”;r /

;r /

李炫嘀咕了一句。;r /

;r /

他已经准备通过魏岳混进谷主府,接下来会闹出什么乱子还不一定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