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z8·app茄子

听到妈妈的话,慕家兄妹的表情都变了变,随后,慕琳开口道“妈,女儿怎么了?你不也是外公的女儿吗?”

兰若娜见女儿反驳自己,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又说了不动听的话。

她赶紧抬头看向儿子,慕时夜的脸色也紧绷着,似乎不太高兴。

“儿子,你别生气,妈妈没有不喜欢女儿的意思,什么时候把橙橙带回来给我看看。”兰若娜被慕时夜吓了一次,开始知道顾及别人的感受了,不再那么自我自私。

慕时夜冷着声说道“目前我不打算带橙橙回家,等我把安欣再次追到手再说吧。”

兰若娜一听,表情有些呆住。

听到儿子说要重新追求裴安欣,她真的很担心因为自己打的那一巴掌,她会记恨在心,把怨气在儿子的身上,儿子又一门心思的爱着她,兰若娜忍不住担心起来。

时间倒退到清晨六点多,某影视基地旁边的精装公寓内。

杨楚楚半夜不小心踢到洛锦御的腿,从而扑进他怀里去了之后,她就一直赖在他的怀里不愿意起身了,于是,她在男人的怀里美美的睡了一晚上,清晨醒过来,她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。

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咯着她,杨楚楚皱眉,有些好奇,为什么洛锦御的身上多了一件硬邦邦的东西。

洛锦御几乎是被这个小东西折磨了一晚上,心力交瘁之余,在凌晨五点多,总算睡着了。

杨楚楚伸手过去,想要将那顶着她的东西拿开,却一不小心的摸到了…

庭院角落蹲坐着的美女阳光洒进她的肩头

“啊…”她惊叫一声,吓的赶紧从他的怀里跳起来,爬回她的床上去了。

而洛锦御,也在听到她的惊叫中,恍惚醒过来,就在刚才,他感觉到有人狠狠的抓了他一把。

杨楚楚小脸烧的通红起来,如果说刚才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但现在,她已经非常的清楚了。

她虽然还没有过恋爱经验,但是,对于男人身体的构造,她还是非常清楚的,只是,她真的没想到男人睡着的时候,竟然会有这种反映,真的把她给吓了一大跳。

洛锦御微微掀开眼,看着背着他躺在床上缩作一团的小身子,他扬眉轻笑“怎么了?吓到了?”

“没…没有啊,我胆子很大的,怎么可能会被吓到?”杨楚楚不敢承认自己其实是真的被吓了一跳。

洛锦御看了一眼窗外蒙蒙亮的天色,又抬手看了看时间,已经六点多了,如果他现在从这里出,乘坐最早的航班,还能赶得及十点的那场重要会议。

“你要走了吗?”听到男人起身的声音,杨楚楚立即转过身来,一双美眸有些失落的望着他问。

洛锦御点了点头,走进浴室。

杨楚楚立即跳下了床,然后飞的跑出客厅去,找了一样东西后,就急急的推门进入了浴室“我准备了新的牙刷…呃…”

洛锦御正站在马桶旁边,两只手摆在身前,听到杨楚楚突然推门闯进来,他俊脸也有些石化。

杨楚楚一双美眸彻底的惊大了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,只好急急的退了出去“抱歉,我…我以为你要刷牙!”

洛锦御被她这莽撞的行为吓的连生理都成问题了,果然还像个孩子,做什么都冒冒失失的。

杨楚楚站在门外,后背贴着墙壁,一副想要撞墙死掉的冲动。

天啊,她怎么会这样?洛锦御一定觉的她不懂礼貌了吧?

洛锦御解决了生理问题后,洗干净了手,打开浴室的门;“把牙刷给我!”

杨楚楚已经没脸再看他的脸了,背对着他,伸手递过来。

洛锦御看着她受惊吓的样子,忍不住失声笑起来“我都没害羞,你怕什么?”

杨楚楚这才回过头来看着他,雪白的小脸蛋,已经胀的通红了。

“你真的不陪我吃午饭了吗?我下午才有戏,中午就一个人待着!”杨楚楚看见他准备离开,失望已经盖过了害羞,她在洛锦御挤牙膏刷牙的时候,在他的背后伸手抱住他的健腰,将小脸埋在他的后背处,像个被遗弃的孩子似的,诉说着她的可怜。

洛锦御刷牙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随后,继续刷。

杨楚楚见他都不说话,她忍不住又恳求“你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我?”

“好!”就在她以为洛锦御非走不可的时候,她听见男人温柔的回答。

他竟然说好,他真的愿意留下来陪她吗?

杨楚楚瞬间开心极了,像只开心的小兔子似的窜出去“我给你做早餐吃!”

洛锦御看着她一秒就开心的像个孩子,就算没有休息好,心情也非常的不错。

等到洛锦御洗漱完毕,就听到精致的小厨房内,只穿着一件宽松白t恤的杨楚楚,哼着小曲儿,在翻动着一颗心型的煎鸡蛋。

洛锦御看着她这自带贤惠气质的模样,内心受到了非常大的悸动。

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个小女人给自己做早餐,他从来都是吃佣人准备好的东西。

杨楚楚侧过头来,朝他眨眨眼睛,电力十足“你等一下,我马上就快煎好了,我可是煎鸡蛋的高手哦!”

洛锦御点头,薄唇染着笑意“没想到,你还会做早餐,看来,我是要捡到宝了!”

杨楚楚听他说自己是他的宝,她立即嘻嘻笑起来“为了你,我还会去学做更多的东西,我以后还要给你做饭,还要学会烘烤!”

洛锦御却温柔道“做我的女人,我不需要你为我去学这些。”

“那你希望我学什么?”杨楚楚眨眨眼睛,好奇的问。

“什么都不用学,只需要好好陪在我的身边就行。”洛锦御走过去,看着她娇柔又清纯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环住她娇小的身子,薄唇抵在她的脑袋顶处“真香!”

杨楚楚脸蛋儿一红“你是说我,还是指我煎的鸡蛋?”

“都是!”洛锦御难得的情商高了一些。

杨楚楚开心的乐成了一朵花。

就在她把煎蛋装盘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两个人表情都愣了一下,一大早,谁会来敲她的门?

“可能是我的助理…你先到房间躲一下!”杨楚楚抓住男人的大手,就往卧室走去。

洛锦御不介意躲在里面,因为,他和她之间,的确还没有到达公开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