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盘他app下载安装

在毒王平淡且认真的情况下,低着头的翠花感觉有道目光盯着自己十分的不痛快,最后还是被逼的说了实话。

“避子汤。”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。

“果然。”毒王点头“谁给她喝的?”

哈,问到这个就有意思了,翠花眼睛一转就把当当说了出来。“是当当啊。”

着实被这个消息愣了一下的毒王小小的吸了一口气,半晌才呢喃出一句。“那应该还好,依着当当仔细安然的情况来看,当当能出的方子,应该能想得到。”

好吧,方子这个事情告一段落了,毒王看了看沉睡的当当,想着一会等她醒来再问也是可以的,回到自己府中的蒋浩敏处理了几件事情之后,就被人围堵了起来,有谩骂的,哭嚎的,原本蒋浩敏的计划是在等一段时间出现,只是安然这突然就病了,自己还要打发人去找药去,所以这才回了府中,看着这些所谓的亲戚,蒋浩敏心烦意乱间想起来了安然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,终究还是自己绵软了些,还有安然的药已经等不得了。

随即冷眼的看着大厅中这些人,原本蒋浩敏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或是温润的,从未像今天这般模样,所有人都禁了声。

“从现在开始,停止蒋家一切的供给,任何人找我,我都不见,另外,那些寻死觅活的也都给我断了念想,你们从我身上,我母亲的身上得到过多少的好处,你们自己心里清楚,既然我是当家人,那么一切的事情,皆是由我来定的,哪怕是我的长辈叔伯你们找来也是无用的,最后通知一下你们,现在从蒋家给我滚出去,蒋家的东西哪怕是一根银针和丝线都不能给我带出去,若发现有违逆者杀无赦,还有跟蒋家的生意彻底切断。”

说完这一番话直接起身就走了,实在不想再看下去这些人的嘴脸了,一个个的太丑陋了,耳边还有这些人的喊叫,被家丁拦着,那些谩骂声不绝于耳,若不是走的着急,蒋浩敏定是要一个两个的先收拾一番,此刻已经撕破了脸皮,还留什么情面?

上了马车之后,蒋浩敏才吩咐小厮去找万年冰,安排好了之后就直接去了安然的府内,此刻的府内一如既往的平静,可能是嫣然安排过了吧,蒋浩敏也无心去想这些了,在他眼里这些都是无关紧要了。

到了安然房间,推开门,热浪就扑在了脸上,看了一圈人之后,蒋浩敏对着毒王点了点头。“可否移步?”

美女桃桃

毒王愣了一下,也没有迟疑,跟着蒋浩敏就去了院子。“什么事?”

“可否找一间安静的房间取心口血?”蒋浩敏淡定的回答这毒王。

这还真是个有心的,毒王眯了一下眼睛,带你了点头。“随我来。”

两个人亦趋亦步的去了毒王的房间,关上门之后,坐下来的毒王才认认真真的跟蒋浩敏解释了一番。

“这取心口血,不是一般的疼,不过你且放心,我亲自取,必然不会要你性命,只是你要养很久,你可是想清楚了?”

蒋浩敏淡淡的笑了出来。“无妨,前辈出手吧。”说着就拉开了自己的胸口。

毒王看了一眼蒋浩敏叹了口气,这又是一个痴心于安然的公子啊,可惜啊可惜,安然的心并不在他身上。

在下刀的那一刻,毒王轻声的问。“值得吗?可要告知她?”

“值得,无须。”蒋浩敏简洁的回答,声音很轻,却很郑重。

毒王不再说话,直接下了刀,蒋浩敏盯着前方,手双手握拳,拇指的之间已经都白了,瞬间额头的汗就冒了出来。

殷洪的血一滴滴的落在了毒王准备的碗中,顺着快到反光的匕首有着诡异的美,毒王把着刀,抬眼去看蒋浩敏,嘴唇已经疼到没有了血色,这种取心口血的疼痛程度无异于剜心之痛,想着让蒋浩敏快点结束这疼痛,毒王的手微微用力,刀有入了一些。

“嗯。”蒋浩敏闷哼了一下,随即就紧紧的咬住了牙关。

终于接够了,毒王一个用力就拔下了刀,另一只手拿着白布直接按了上去,耳边是蒋浩敏的惊呼,心里有了几分不忍。

“啊。”这一声的啊,多少有些隐忍的撕心裂肺,蒋浩敏瞬间就止了声音。

“千万别动,我先给你包扎。”看着白色的不快速的被染红了,毒王手脚利落的给蒋浩敏先止了血又包了扎。

等到一些都结束以后,蒋浩敏的衣服都湿透了,毒王摇了摇头。“你且在这里等我片刻,我将这血倒入药中再回来照顾你。

“我没事。“蒋浩敏气息似有若无的,毒王一时间有些不忍心了,最后只能狠下心端着碗就出去了。

到了安然房间之后,直接将还冒着热气的心口血倒入了药中,翠花吓了一跳。“这,这是什么?”

“一会再跟你说。”来不及多做解释,毒王直接叫醒了当当。

“当当,快醒醒。”

被吵醒的当当瞬间就清醒了,直接坐了起来,头脑也冷清了几分。“怎么了师傅?”

还好,这丫头没让只费时间,毒王直接拉着人边走边解释了。“快去我的房间,蒋浩敏刚刚被我取了心口血,现在我来不及照顾他,你去,我已经简单的做了包扎,你去一看便知。”

当当的脚步一顿,随即脚步就快了几分。修罗听着他们的对话,也是叹了口气。“毒王,明日可还要取血?”

这还有来凑热闹的?毒王吸了一口气。“你别跟我说,你也要来凑个热闹?”

“若是还要,可否取我的?”修罗淡淡多着。

“胡闹。”毒王已经有想摔杯子的冲动了。“安然又不是吃人和血的魔鬼,不需要心口血了,这就是药引而已。”

多少有些遗憾的修罗只能低头不语了,若不是。。。。。想了万般的可能,最后都放弃了。

推门而入的当当就看见蒋浩敏坐在椅子上,一脸的惨白,嘴唇也没了一丝血色,视线往下挪了挪就看见,白色的布已经有了几分殷红,想来蒋浩敏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来穿衣服了,胸膛就这么露在了空中,好在屋子里不冷。

“我先扶你去床上躺着,然后在给你一些止疼的药,你休息片刻,我看一下伤口。”

“好。”蒋浩敏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。

当当扶着人去了床上,看着蒋浩敏的伤口,虽然撒了一些药粉,可还是有些不够,血是止住了,但还是需要在撒一些别的,想来这就是师傅冲忙把自己叫来的原因吧。

做好了一切之后,蒋浩敏已经睡着了,当当这才仔仔细细的趁着还没有包扎看了看伤口,师傅的手法还是非常好的,看蒋浩敏的起色和刀口的大笑,都是能够承受的,不过,就是太痛了,想着就不忍看下去了,轻手轻脚的做了包扎,就去安然的房间了,跟翠花一起煎药吧,正好还相互有个照应,蒋浩敏现在需要一些温补的东西,好在都是寻常的,府里都有,也不需要去外面买。